今天的香港实在容不下全民退保

2020-06-17 2W访问

今天的香港实在容不下全民退保

争取经年,所谓的全民退保终于展开为期六个月的谘询。我们经常把「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老有所依」挂在口边,说起上来一个文明社会确实也有责任去照顾社会上的强弱,不过今天的香港,实在容不下全民退保。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香港没有入境移民审批权。香港不停有大量外来移民涌入,以每日用尽150人单程证配额,全年共54,750名新移民。按政府统计处9月的推算,未来50年将有193万新移民来港。对于这些新移民,香港人无权审批无权选择哪些人来港,是男是女是老是幼,都由中共话事。万一全民退保实施之后,中共把老人家都送过来,香港人不就要帮中共去供养老人家?多得民主党的帮忙,新移民来港一年就可领取综援,加上全民退保,不就是一条龙服务吗?去年人口政策谘询期间,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更表示香港「人口无上限」,若果日后更进一步放宽入境移民政策,情况将会更不堪设想。

再者,以港共政权过去劣迹斑斑的表现,已可估计到全民退保只会成为另一个养肥基金佬的项目。早在94年,港英政府已就「老年退休金计划」作出谘询,不过当时因社会意见分歧太大而搁置。后来就成了2000年开始推行的强积金计划,强制要求每位打工仔及老闆每月供款作基金投资。问题就来了,强积金令到即使不懂股票不懂投资的人,也被强迫参与基金投资。由于每月强制供款,即使全世界都觉得股市走下坡会股价急跌也好,供款人也不得要领被「焗赌」,基金表现如何强差人意,基金经理也照样收取管理费,最终只有那些金融机构大财团得益。由原理上讲起,其实强积金本来就是退休保障,只不过制度让它成为了大财团的肥猪肉。全民退保实施后,恐怕又会成了另一个利益输送的项目了。这种变相的金融资本剥削,根本就应该制止。又,现时大部分打工仔都要供强积金,蚀足几十年过后本金可能都会过十万八万,到时过了限额领取不了退休保障,而另一边厢没有供强积金的新移民们却可袋袋平安,可笑乎?

最后,我想由世代之争的角度去看全民退保。数字上,香港社会人口结构老化,未来老人越来越多,后生仔女越来越少,全民退保要推行的确有困难(虽然政府库房长年水浸)。实际上,那一群将会步入老年的,正正就是战后婴儿潮的那一代。社会是这样操作的,他们的好,其实是建基于我们的不好。他们都是幸运的一群,成长于香港高速向上飞行的年代,透过炒楼炒股等方式去透支我们一代的生活去成就他们的财富。他们掌握了资本,掌握了社会的游戏规则,也掌握了话语权。他们左一句「废青」、右一句「80后90后乜乜乜」,喜欢向年轻一代开火,彷彿年轻就是原罪。去到差不多行将就木的时候,就想搞个全民退保,进一步搾乾年轻人?他们一代无需供款就可领款,我们一代却全程供款,几十年会否破产供死会却是未知之数。抱歉,情感上我也真的容不下全民退保去供养他们这一代(当然啦,并非每位战后婴儿潮一代的都是衰人,当中亦有很多值得尊敬的人)。

倪匡在《追龙》中提过:「要毁灭一个大城市,不一定是天灾,也可以是人祸,人祸不一定是战争,几个人的几句话,几个人的愚昧无知的行动,可以令大城市彻底死亡。不必摧毁大城市的建筑物,不必杀害大城市的任何一个居民,甚至在表面上看来,这个大城市和以前一样,但只要令城市原来的优点消失,就可以令它毁灭死亡。人人都知道他们的言行,会使城市毁灭,他们却不这样以为。」全民退保不单将社会福利及利益等大方地严重倾斜向新移民及金融资本财团,更重要的是大大增加了年轻人的负担,把一整座城市的责任及重担都交到「废青」们身上,只会让香港仅有的一点点创意一点点冲劲一点点可能都慢慢磨灭,变得暗淡无光。

(图片来源: 《退休保障公众参与活动宣传片》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