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红酒绿下的麻油鸡拉拔收留10女儿

2020-07-22 1W访问
灯红酒绿下的麻油鸡拉拔收留10女儿

从无到有,5个女儿要拉拔,艰辛没少过;他与妻却又收留3名失依少女直到出嫁;遇见2个越籍新娘生活不易,又传授厨艺陪伴自立。因为相信手心向下更快乐,这碗麻油鸡,生养、扶持10个女儿;亲生的,没血缘的,全是一家人。

「阿图麻油鸡」的郑焜图夫妇究竟有几个孙子?他和太太郑梁淑女一个说20,一个说21。不是记忆退化了,而是女儿们太多,谈到孙子辈,不掐指数数,很容易算不仔细。

过年过节和亲生女儿与乾女儿们相聚,是郑焜图夫妻最幸福的时刻。

郑梁淑女滑开手机,照片里是4、50人的大堆头合影,「这几个都是我女儿,全部带着尪婿和囝仔回来时,有够闹热,有够吵。」郑焜图在旁偷笑,「你过年收红包时,怎不是这幺说的?」

女儿们的手艺,当然传自郑焜图夫妇。一家子从北市林森北路总店开枝散叶,扩展出间同名分店。其中,郑焜图、长女郑莲琴、三女郑明莉、四女郑明华和一位乾女儿经营总店;次女郑明铃和夫婿经营八德、辽宁、台大店;五女郑明琪则负责通化店;另外,乾女儿、越南新娘黎红梅学成后,也独立在晴光市场摆摊。

因为卖出名气,老客人都唤郑焜图为「阿图」、「阿图伯仔」;加上曾在晴光市场一带担任里长,邻里几乎都以为他是土生土长台北人,忘了他来自彰化鹿港的乡村。

童年时期没鞋穿没书包背,但能念完小学,他已觉得幸运;也于十三岁那年北上讨生活,在万华叔叔的五金店里工作到当兵。退伍后和来自嘉义的郑梁淑女结婚,陆续生了5个女儿。

婚后两人先卖冷饮维生,1974年因缘际会到林森北路附近,推摊车卖起麵食、黑白切、麻油鸡、麻油腰子,「当时有个朋友在酒店当厨师,我们常去帮忙,也跟着学做菜煮麵。」

至于选在林森北路开店,是因看上附近有美军顾问团、酒店小姐和出入的酒客。郑焜图归纳出客群,「这些人多半过夜生活,当时我们是下午四点开始卖,不像现在午餐就卖起。不过,美国人吃不惯麻油,日本人倒能接受,最多的是上班前先来填肚子的酒店小姐。」

灯红酒绿吸引龙蛇杂处,他们不只一次见识酒客干架,甚至目击兄弟掏枪驳火。「早年比较常见,现在少了。不过刚开始真的吓死,渐渐才发现黑道不会不分青红皂白,我们只要安生做生意,他们并不会故意找麻烦。」

郑焜图夫妇40多年前摆摊起家。

让夫妻俩揪心的,反而是5个女儿年幼时都常到摊上帮忙。「我们没僱员工,常忙到没空照顾孩子。大女儿小学一年级就会算钱、找零,其他的一个带一个,大的照顾小的。」

自幼养成贴心,五个女儿念到专科,个个外出打工分担家计,也因此帮父母带回更多女儿。

「有天老三突然问,能让两个朋友来家里借住几天吗?」郑梁淑女才知道,女儿打工的餐厅里有对姊妹因为上一代的婚姻纠葛,十多岁就必须自力更生,却又遇上房东收回房子,「我心想,家里都是女孩,挤挤都能睡,当然没问题。」

谁知没多久,小女儿国中同学的妈妈又找上门,表明孩子不肯跟随移居日本。「我看做妈妈的如此苦恼,女儿的同学又坚持,便和先生自告奋勇,也让这孩子住进我们家,一来妈妈可以放心,二来能随时回来探望。」

3个女孩一借住就是20多年,郑梁淑女说:「当时我们刚买房子,头期款还是跟亲戚借的,生活不算宽裕,但我和阿图实在不捨3个女孩子年纪小小就要自己生活,心想就算再没有钱,也能多煮3碗饭、3碗麻油鸡给她们吃,她们就这样留了下来。」

于是,郑焜图夫妇的女儿从5个变成8个,「她们8个全像亲生姊妹一样,都喊我们『妈』、『爸』,3个乾女儿也从我们家出嫁,至今我们还留着她们的房间。」其中一个乾女儿住在附近,更是天天和先生孩子回来吃晚饭。

10多年前,夫妻俩陪朋友到越南相亲,朋友选了两个候选小姐中的一个,郑梁淑女不忍落选者失落,当下又认作乾女儿。「最后她们两个都嫁来台湾,我乾脆全认作乾女儿。其中的黎红梅原在总店工作,我们教她採购、手艺,也让她在附近的晴光市场摆摊。」

郑梁淑女(左)骑车去探视在晴光市场摆摊的越南乾女儿黎红梅(右),直夸她「真乖真肯做」。

她说完,我也乱了,得重新掐指数数,5个亲生,3个收留,2个越南结缘。算完,我几乎不敢相信,个头都不高的夫妻俩,究竟哪来的能量?竟靠着一摊麻油鸡,拉拔提携了10个女儿?

他们的长女郑莲琴是唯一愿入镜的。她「爆料」,父母比较传统,一直想要生个儿子传宗接代,如今发现女儿不比儿子差,「爸爸以前怕我们吃苦,不希望我们跟他一样做油汤,后来因为媒体报导,生意好起来,女儿们一个个回来,帮他把店开成这幺多家。其他上班族的乾女儿,遇到旺季也会休假帮忙,他都说『还好有妳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