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蹲站论‧抛开仪态跨上凳

2020-07-31 7W访问
美食蹲站论‧抛开仪态跨上凳味道再好,价钱再便宜,食客再多,也抵不过一眼望去的第一观感:杂.乱‧粗‧俗。一般人在经过头条路时,通常只要眼角一扫,脸上先是露出讶异表情,随即抛下“这里不是我来的地方”的情神,再摇摇头大步走开。槟城头条路(Jalan Magazine)确实是个另类美食天堂。它的美味,可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就拿蹲在长凳上吃粥来说,儘管摆在眼前的食物很诱人,但想到要像那些伯伯般不顾仪态地蹲着大口吃粥,脸就不免一红,两脚立即发软,再怎幺放下矜持也跨不上凳子。你以为来吃的人必定都是粗人,而且只求粗茶淡饭、消费便宜、填饱肚子最重要。卖了60年生麵的老闆亚山却豪气的告诉我:错!他们是因为‘怀念老味道’而来!他说得有理,有时再珍贵的鱼翅饱鱼,往往不如一口妈妈当年煮的猪肉粥来得感动,那是千金换不到的回忆味道。在马来西亚,好像就只有槟城会出现这样的奇景:一群人站着、蹲着,完全不顾形象的在路旁痛快吃潮洲粥。这是头条路独有的吃景观。在这里,只有三三两两几张小板凳,可是来吃的人永远比板凳数量多,于是穿着新潮、打扮时尚、秀气文静等OL美眉站着捧碗吃;英姿毕挺、帅气酷男蹲着啖香粥这样的景像也就相应出现了。原以为,来这里光顾的一般都是三轮车伕伯伯们,当看到娇滴美女也来凑上一脚时,还真吓了记者一大跳,于是忍不住低声问老闆娘:“女人会来这里蹲着吃吗?”她的回答更是叫人讶异:“很多女人也说蹲着吃比较够味,所以也就不介意跟阿伯们蹲下坐齐齐挤。”至于年轻小伙子,她说,更把蹲着吃粥视为一种既In又创意的吃法,不时成群结伍地相约来排排蹲,他们说,这种吃法,就只有在槟城才找得到,够有特色的。吃生面寻童年记忆上午11时至下午5时,蹲在小凳子上以美味猪肉碎送粥是头条路美食的焦点,但移动双脚再往下走几步,会发现在同排的不远处小巷里,也有另一番“盛况”,吃的同样是超便宜的“粗菜杂食”,但却一样洋溢着超经典古早味。在这之前,我早已听说这一处好味的美食地,但没想到竟是如此大惊喜。打开锅盖一看,我忍不住愉快地大叫起来:“哇,是生麵!”“生麵”是很多槟城人,尤其福建人非常熟悉的麵食,但却也是很多年轻人闻所未闻、从未吃过的美食,甚至于,他们将永远都不可能再碰的古早味道。它的特点是,放的时间越久,它就越“发”越多,越“发”也就越好吃,而且和糯米粉混着搅和它,吃起来又粘又满足,再加上那用糯米粉及碎肉搓成的肉团,如此独特的味道,想忘也忘不了。对穷人家的孩子而言,生面这种最熟悉的味道不但价格便宜,煮起来又多又好吃,美味省时又省钱,最受各家妈妈欢迎,和妈妈一起开心搓糯米肉丸的情景,几乎是每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孩子都有的共同回忆。“生麵必须用香脆的猪油渣才能带出原味,现代人讲究健康,所以总说吃生麵很不健康,哎,其实也不见得,现在很多食物不都是一样用猪油渣吗?”老闆亚山无奈表示。他说,其实在众多粉麵中,不经油炸的生麵最健康,但今天懂得吃生麵的人已不多,没听说过这名字的人更是多不胜数,主要因为生麵带有一种强烈的“硷水”味,并非人人都能接受。生麵带有家乡的感觉,妈妈的味道。这也就是为甚幺很多乡下孩子长大赚大钱后,还是习惯到头条路亚山档口找生面吃的原因。潮州粥‧60年延续祖传煮法中午12时来到头条路的“玉展饭档”,潮州粥的小凳子上蹲和站满了人。60岁的陈银福忙得不可开交,不断地捧出一锅又一锅热腾腾又香喷喷的数十种配菜,他手忙,脚忙,口也忙,记者想凑近访问几句,也变得很“阻碍”。他说,这里都卖了60年,由爸爸一手开创,是很老槟城的吃法。“吃粥和吃榴槤及海鲜没甚幺分别,舒服的姿态和放胆去吃,口感自有另一番感受。”他把父亲的概念和所有祖传烹饪法都保留了下来,只因觉得老爸的手艺和服务方式无人能比,食客吃得爽,他也做得开心。厨房内用来熬粥及小菜的火炉,看来也有60年历史了,用它熬出来的粥,总觉得味道特别香。看看坐具,除了小凳子,旁边的餐桌更是极之“古色古香”,就好像五六十年代各家的餐桌一样,在这里吃粥,和当年在家舒适吃粥没甚幺两样。看伯伯们熟练地点了好几样小菜,有新鲜的蒸鱼、咖哩炒“拉拉”、猪肉碎、梅菜等等,又来两碗香喷喷的清香粥,全餐收费竟然不超过8令吉,超值!潮州粥的粥米比一般粗,讲究清稀,不像广东粥的糊状样,所以又被叫做“稀饭”。玉展饭档的潮州粥虽然保持了粒状,却熬得稠而粘,和小菜一起咕噜咕噜送入口,口感超实在。这里的黄金营业时间为上午11时到下午4时,菜色都是现煮现买,生意大好时,有时会提早结业。生麵‧硕果仅存古早味12岁就休学跟着妈妈一起在头条路小巷内卖生麵的亚山说,60年后的今天,很多人都说没多少人懂得吃生面,对于他的坚持都感到纳闷。“我和很多老食客一样,从小吃着生麵长大,一段时间没吃的话,都会特别怀念它,抱着同样的心情,我才把生麵坚持传承下去。”他说,一碗又大又多料的生麵现才卖1令吉20仙,里边的配料还有丰润扎实的糯米肉团,这种价钱,美味又吃得饱,现在还能到哪里找?如果你没吃过生麵,但米线汤一定有吃过吧?亚山也将这古早味保留至今,叫了一碟炒米粉,再叫一碗米线汤,不过2令吉,就可把你的胃撑得满满,多过瘾啊。“食客也最喜爱我的花生汤,还有油条、春卷或虾卷,我的小小档口,包你花少少钱,却吃得开开心心。”他说,一名移民美国几年的老食客,每次回槟城第一时间就飞奔过来叫一碗生麵,叫他感动又满足。亚山每天下午4时就开始熬花生汤,他说,一碗够味入口即化的花生汤太花时间,成本高利润少,已没多少人愿意卖,一般吃到的都是又快又方便的红豆和绿豆汤。咖哩麵‧一个辣字显实力头条路小巷内的咖哩麵,也是很多人从小吃到大的美食,刘女士说,这里经营了70年,从家婆手中做起,她也随丈夫卖了十多年,生意的确一直都非常平稳。“咖哩麵最讲究的就是它的辣椒,一碗煮得再棒的咖哩麵,若没配上对味的辣椒,口感马上被扣分。”她说,炒出既香又口感一流的辣椒的确很花心思又考手艺,很多小贩甚至都买现成的,但她们家做的是老招牌,秘方功夫非得一代传一代,所以保留口感,辣椒由自己来炒,是他们多年来很坚持的。“这档咖哩麵我由小吃到大,就算现在已搬迁,但一想起咖哩麵,我还是习惯来到这里吃,汤底做得好是其一原因,但猪血及半熟的蛤处理起来也真是洽到好处,赞!”食客热情地表示。/副刊‧报导:林春莲‧2008.04.11